《上阳台帖》卷(部分) 李 白

在故宫博物院保藏的186万件文物中,有3.34多万件来自社会各界人士的捐赠。2005年,故宫设立了思念故宫先贤、铭记捐赠贵宾的“景仁榜”。榜中,张伯驹的姓名尤为夺目,他护佑国之珍宝的豪举至今被人赞颂,星耀河瀚,泽被文华。在他诞辰120周年之际,故宫武英殿举行作为书画馆的“封馆之展”,即为“予所收蓄,不朽吾土——张伯驹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展”。

行楷隶草,山水人物,故宫武英殿里幽明的灯火照亮了33件国宝级的书画著作。一进展厅,素有“法帖之祖”美誉的《平复帖》笔意悠扬、朴质古雅;不远处的李太白真迹《上阳台帖》纵放自若、意态万千;转个弯,仰头瞥见唐伯虎《王蜀宫妓图》的清秀娇媚;结尾处,俯身注视宋代杨婕妤《百花图》中的纤细笔工。

观者可知,这些艺术与前史价值极高的珍品都曾归于同一位保藏大师?他在有生之年将很多珍宝捐赠给国家,交还于公民。

张伯驹号丛碧,别号游春主人、好好先生,自30岁便开端保藏我国古代书画,眼光如炬,极具气魄,购藏了很多宝贵文物。如现存时代最早的名家法帖《平复帖》,传世最早的山水画《游春图》以及唐代诗人杜牧的存世孤品《张好好诗》,宋代书画佳作《道服赞》《雪江归棹图》等艺术史上闻名书法家、画家和重要门户的著作,被启功称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全国民间保藏第一人”。一起,他在书法、诗词、戏剧等艺术范畴均有深沉造就,享有盛名。

自20世纪50时代起,张伯驹化私为公,连续将所藏大部分精品书画捐赠或转让给国家。这次展览以公立博物馆中经张伯驹鉴藏的古书画为限,分故宫博物院、我国国家博物馆、吉林省博物院三部分,每部分之下依照文物的时代排序。其间,故宫共保藏张伯驹《丛碧书画录》著录的古代书画22件,简直件件可谓我国艺术史上的灿烂明珠。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介绍,张伯驹终身所藏文物的精华,大多归于故宫博物院保藏。曾有文章写道:为人不识张伯驹,踏遍故宫也徒然。故宫博物院尖端书画,近一半乃张伯驹所捐。

此次展览是张伯驹鉴藏书画的一次大会聚,其间一部分宝贵文物尚处于保护休眠期,运用复制品代替展出,力求使观众对张伯驹的书画鉴藏成果有一个较为全面的知道。

比起张伯驹鉴藏的书画自身,他那化私为公、还珠于民的情趣或许愈加宝贵。

展览的首幅著作,晋代闻名文学家陆机的《平复帖》,是我国已见最陈旧的书道珍宝,也被称为“中华第一帖”。1937年,张伯驹得知前清恭亲王奕訢之孙溥儒保藏有《平复帖》后便难以入睡。此前,溥儒将唐代韩干《熙夜白图》卖与别人,致其丢失海外。张伯驹恐《平复帖》重蹈覆辙,所以向溥儒重金求购此帖,几经周折,才使国宝留存故乡。

而在上一年故宫“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上冷艳露脸,此次再以复制品方式展出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图》,更是张伯驹耗尽万贯家财保护的“国宝中的国宝”。其时,张伯驹得知古董商马霁川欲将《游春图》卖至国外,便向其购买。但是马霁川要价太高,张伯驹只好咬牙变卖了自家的住宅和妻子潘素的首饰,才将这幅“世所稀有”的墨宝留在了疆土之内。

这位身世富有我们的令郎,保藏文物初时出于喜好,后则以保护祖国文物不外流为己任,在动乱时代,乃至变卖家产,不吝鬻(yù)物举债将它们买下,体现出崇高的民族大义和爱国情趣。

张伯驹曾言:“予所收蓄,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不朽吾土,世传有绪。”中华公民共和国建立后,张伯驹与妻子潘素将大部分所藏文物交予国家文物局、故宫博物院等文博单位,极大地丰厚了故宫的书画保藏,提升了故宫书画的保藏质量。当有人问张伯驹是否考虑建博物馆将自己的保藏著作传世时,张伯驹答复:“我的东西都在故宫里,不必操心了。”

但张伯驹一直操心着故宫博物院的开展。单霁翔说:“早在中华公民共和国建立前,张伯驹就被聘为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对保藏文物进行判定,并为故宫博物院收买清宫流散书画出谋划策。中华公民共和国建立后,张伯驹作为北京市公民委员会代表观察故宫博物院,并提出7项深切的主张,触及故宫博物院的性质定位、藏品保管、陈设、出书以及故宫古建筑的完好保护等多个方面。这些主张均从保护故宫博物院开展全局着眼,其指导思想与其时故宫博物院开展思路不约而同。”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