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莲媛

成立近二十年来,“发展基金”并未协助香港电影工业重现往昔的辉煌。如表1所示,2012—2016年间,包括合拍片和港产片在内的香港电影年产量始终在50部上下浮动(包括20部左右港产片),其工业活跃度远远无法与高峰期相比。

而且,除中国内地之外,这一工业在各个市场上都表现欠佳,台湾、东南亚等传统海外市场基本丢失殆尽。可以说,今天的香港电影工业已经从全球性的制作中心转型为主要面向中国内地市场的供货基地。而“电影发展基金”的“融资计划”、“资助计划”和“首部电影计划”所主要支持的港产片在本地及海外市场的份额几乎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

正因为香港电影工业的现实发展状况与设立“发展基金”时设定的目标有一定的差距,早在2012年10月,香港特区政府审计署署长的第五十九号报告书就指出了该基金运作中的一系列问题。首先,从2005年到2012年,“发展基金”72%(1.482亿港元)的拨款给予了“电影相关项目”,而只有28%(0.581亿港元)拨给“融资计划”。

而且,所有的拨款中,有50%流向了香港影视娱乐博览、亚洲电影大奖、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和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四个项目,使得能够投向电影制作和人才培训的资金变少。其次,“发展基金”对本地项目的支持力度不陶老大月饼够,甚至可以说没有起到扶持本地电影生产的目的,尽管近五年来,每年有五部左右香港电影能够进入香港亚洲电影投资年少轻狂之不良少年会,但只有一部香港电影通过此项目获得融资。

最后,“融资计划”的收回率比较低,获得该项目支持,在2012年之前上映的10部电影,政府整体的融资收回率只有44.2%。该报告披露之后,本地媒体基于香港商业社会cams4的运作逻辑,也对“发展基金”提出批评,认为其用公共财政收入支持私人产业,是浪费公帑的行为,而且“发展基金”的投入没有得到有效回收,经济上的失败意味着其无意义。

针对以上质疑,“发展基金”也做出了一些调整,提高“融资计划”的支持力度,并在2014和2015年设立了专门针对本地新人电影工作者底层本制作的“首部剧情电影计划”和“资助计划”。但问题在于,“发展基金”是否有能力协助香港电影生产重现繁荣?对本地电影人及创作的支持目的为何?以及资助那些看起来与本地电影创作关系不紧密的“其他电影相关计划”是否超出了“香港电影发展基金”的工作范围?

Michael Curtain在一项从全球文化工业角度切入华语圈影视工业的研究中指出,香港电影在20世纪90年代的急转直下是一系列宏观政治、经济、文化乃至技术变迁的结果,而不可以简单归之为香港电影自身创作质量的下降。

具体说,香港狭小的本土市场使它只能严重依靠海外市场,而海外市场又具有高度的不稳定性。20世纪60年代东南亚的民族主义思潮的泛滥及其严重后果破坏了香港电影在当地的发行-放映网络,使其严重依赖于冷战背景下把香港电影视为“国片”、又在“戒严”政策下限制好莱坞进入的台湾市场,而随着台湾的“解严”和新自由主义思潮下对其文化领域的放松管制政策,好莱坞影片不仅畅通无阻地进入台湾,而且依托其实现横向整合的跨国巨头建立起强我和医生大的发行-放映网络,相比之下,主要由中小片商依赖人际关系网络而形成的香港电影发行网络在垄断资本面前很快溃不成军。

再加上一度成为香港电影重要海外市场的韩国在亚洲金融危机后加强了对外国影片的限制和本地创作的扶持,香港电影同样在与好莱坞和韩国本土影片的竞争中失败。事实上,在所有政府放松了对好莱坞管制的地区,本土电影工业都遭受了新自由主义政策下“解放”出来的巨量资本利用“文化劳动的国际分工”而迅速膨胀的全球好莱坞的重大冲击,只不过有的地区因其相对较大的本土市场而有后退的纵深,甚至能在其冲击下发生新变,如印度和中国安染顾天俊免费全集内地,而香港电影工业没有这种幸运。所以说,作为一系列宏观环境变化的结果,香港电影无法再现历史的辉煌。

然而香港电影工业的幸运在于,同样作为全球性文化领域解除管制政策的一部分,中国内地也有条件地向其放开市场。有关这一政策给香港电影工业带来的实际影响,学界已有非常成熟的讨论,此处不再赘述。主要的疑问在于,对铁角飞地于香港19ise电影这个主要面向外部市场的文化pornograph工业来说,为什么与中国内地的合拍的结果不同以往?

笔者就此,从2013年起在香港电影业中进行了一系列的访谈,很多受访者都提到,以往香港电影是面对很多分散的小市场,电影生产是寻找这些小市场的最大公约数,而内有屁村地则是一个统一的大市场,香港的电影工作者只能全情投入其中。

很多电影工作者表示,创作适应内地市场的影片并不重要,香港电影一直以来都是商业导向,关键问题是因为内地市场的庞大,以及相对于以往海外市场内地电影工业自身的活跃程度、电影工作者自身的创作才能以及内济帆药业地的电影拍摄条件,大部分的电影创作活动都是在内地进行,本地的电影工作者的社会网络逐渐解体。

也就是说,香港电影的生产,正adultgames在跟“香港”这个城市“脱域”。以往黄金时代培养起来的电影人主要在内地活动,工作非常繁忙,而本土新人参与电影摄制的机会急剧减女性情感少,而以往的香港电影工业,主要是依赖于行业实践而非专业院校来培养新人。这一改变对香港本地电影工作者社群的延续打击是巨大的。

正因为香港电影的相对衰落是宏观环境的变化,政府的特定政策并不能扭转这一形势,微刘新扬观来说,香港电影目前的具体困局在于本地生产的大规模外迁——与香港制造业的消失属于同一结构性问题——而导致的本地新人缺乏进入电影业的机会,“发展基金”的任务与其说是复兴香港电影,不如说是维护本地生产网络的继续存在,为新晋电影工作者提供机会。

而上文提到的“首部剧情电影计划”和“资助计划”正是这一思路的体现。如表2所示,尽管近五年来每年获得“发展基金”资助影片的绝对数量并不高,但在于本地生产的港产片中占据了一定的比例,事实上也起到了维护地方生产网络,培养新人的作用。其中,也有《狂舞派》、《一念无明》在大众市场或专业评奖中有比较好反响的影片。

而且,因为电影产业高风险的特殊性,及其超出经济收益之外的外部效益——比如提升城市形象、提高居民的艺术素养,政府资助应该要做的是填补资本因恐惧短期风险而后撤之后留下的空白,致力于城市的长期利益,而不是与资本一同逐利。

同样也是因为香港电影工业的衰落是宏观环境改变的结果,“发展基金”真正有能力实现的是顺应结构性的变迁而为香港电影工业找到新的定位。在一个访谈中,香港电影发展局局长冯永在一次访谈中表示,“希望遇见幸福300天香港地区可以成为一个电影投融资汇聚的中心”和“华南地区的电影中心”,并以粤语片为特色,武侠之吾乃卫庄开发这个两亿人口的市场。而从设立以来,“发展基金”中有相当的项目是为支持这一目标而存在的。

比如1997年开始举办的“香港国际影视展”后来亦受到“发展基金”的资助。这意味着该基金的目标不仅是要维护香港作为世界重要的电影制作中心的王二妮老公李飞简历地位——香港电影工业近年来的发展说明这一目标是很难实现的,还在于利用香港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特殊位置,将其发展为全球电影工业的融资、发行和版权交易中心。

比如,从2000年开始举办的“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HAF),是“影视展”重要组成部分,至今已举办十五届,成为亚洲首要的电影融资平台。历年的成功案例囊括了来自香港、中国内地、台湾地区、韩国、泰国等东亚、东南亚的成功案例。陈德森的《十月围城》(2010)、许鞍华的《天水围武英热油泵的夜与雾》(2009)、陆川的《南京!南京!》(2009)、宁浩的《疯狂的赛车支原体感染症状,土豆泥,xy苹果助手》(2009)、奉俊昊的《骨肉同谋》(2009)、魏德胜的释奴止戈《赛德克•巴莱》(2011)、张荣吉的《逆光飞翔》(2012)、翁子光的《踏雪寻梅》(2015)、杨超的《长江图》(2015)和周申、刘露的《驴得水》(2016)等。

而近年来,“香港国际影视展”中祥康王晗都有常设项目,推广、支持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影视制作与合作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