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是公认的高科bitting技领域,从设计到制造再到封测,全球没多少国家能玩得转,高端技术、人才更是掌握在美国公司手里,光是英特尔、高通就是两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了,在高性能芯片、移动芯片领域强势无比。中国的半导体市场份额占了全球三分之一,但是国内却没有高通、英特尔这样的公司,这是为什么?

大家都看得到国内公司技术、人才上的差距,可是只有这些限时尚试炼奖币制吗?魅族副总李楠在这个问题上给了一种有点不同的答案,是因为中国公司无法掌握这个市场的游戏规则,完全没有定价权,是在 “不停上套”。

以下是他的回答:

你们一直听说 intel ,高通各种专利cd44444费的说法,但是你不觉得这里面最蹊跷的,是 ARM 就没收多少专利费,这不是很奇怪嘛。

事实上本质上我们说芯片,涉及两种玩法。一种就是 intel 奠定的 intel inside 的玩法。 高通骁龙也是 Follow 这个玩法。

但是实际上整个产业链,后来还发展出了第二个玩法,就是全球协作,开源,配合知识产权收费的玩法。而高通的通讯芯琅嬛府主片基带,实际上是 Follow 第二种玩法。

但是,把第二种玩法做到极致的,其实不是高通,而是 ARM 。 ARM 比高通更有资格收专利费,但是他的收费极其便宜。这说明了两点:

第一在技术上做顶层设计的 R&D ,并且持续做好,不需要收那杜芸苓么多钱。

第二是没有竞争,必然导致高价格。 ARM 之所以不追求高价的专利费,很大程度上还是担心一不小心 X86 反攻倒算。

而这两种玩法里面,其实对中国伤害最大的,长远看,其实是第二种。甚至,更极端点,是第二种里面 ARM 的方式。

全球协作,开源,知识产权收费的玩法,的确有美好的一方成毅面。

全球统一标准,各国分别分工,无论从最总消费者的体验,还芒部山村是整体研发成本和速度上,都是最优。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其实没有那么美好。

就是:既然西方通过全球分工,分到了整个产业链的白领工作,那么他到底是要做高通还是 ARM 。

答案其实很简单:就是看他心情,以及他内部的博弈结果。

如果 ARM 耐心足够,在未来控制局面之后如果突然变高通,你会更加的束手无策。修正全球化的 bug ,或者开始对抗所潜色官迹以中美对抗和中国开始各个基础领域的自研,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随着中母乳妈妈国议价能力的提升,他不可能接受这套基于知识产权,而对于中国的产业玩家,却完全没有定价权的被动规则。

目前来看,在定价权的博弈上,我们很失败。王惠芬但是也正是因为这种对全球化分工修正的失败,导致了中美的选择越来越倾向于极端和对抗。。

回到问题,你们可以回想很多赵广拒画关眼睁睁造句于标准必要爱鲁专利报道,你会发现,其实中国的媒体和读者,根本就没有洞悉这套设计的背景(70 年代西方制造业被日本打败)。

所以,我们输,还输在对局面的判断和认知上。本质上这套设计是有套在里面的。

我们应该一边解套(争取定价权),一边自己做套(发展自己的独立的知识产权规则和玩法)。而我们的选择,其实是不停上套。

这样的确能套出一些研发很强的企业,而且,这种企业最终跻身定价权集团,事情陈培德还并未结束。

ps 有人说专利权人不会涸泽而渔,真是太天真学生赚邀请码了。苹果都被收的受不了了,全球打官司。。。

DVD 行业已经是现成的例子(你可以查查后来专利权人有多离谱),是缴过学费的。否则,手机也不会坚决顶住这么多年。这也不是谁害谁的问题,参与其中,都是博弈之后的自愿选星空电影,燕麦片怎么吃,性迷宫择了。

但是长期看,中国到了不再 follow 别人制定的规则的时候。

在商业战场上,制定规则的人,才是最终的,永常礼举要全文及解释远的胜利者。

选自 Expreview 超能网 等媒体的题长松图报道

经过重新编排

爱否评论区 ▼已展开

小明:好技术有人用,所以厂商才会改进,差技术没人用,也不好用,说实话,还是没赶上好时候,人家把技术积累起来了,想不用就很难了。毕竟消费者只为好产品买单,谁管kboss名堂你是谁家的。

纤尘:木南这段话南京李华手机报价信息量很大。

▼下滑到留言区 发表你的看法